Aros

滴水藏海

不管是设计,摄影,漫画,水彩,钢琴还是别的什么,我有点受够了自己的学艺不精。
竟然没有一个一直坚持想办法学到精的爱好!
今天很想奔回家学几首曲子,卡农克罗地亚土耳其梁祝你离开的真相river flows in you!什么时候才能学会扒音!
但其实我的水彩作业和国画作业都还没画完…还有我的UI设计课…人不能太贪心,敢不敢早起一点别那么怕冷去画室赶完稿子呢。
我的持续性五分钟热情   
人懒得不行,想学得又太多,真是折磨人

小时候我被教育地很喜欢“优秀”这个词,但是这些天我发现,它好像并不是一个褒义词。
当别人夸你“优秀”的时候,有时就隐含了第二层意思:你优秀,你牛逼,那你可能就有优越感,不大好打交道,你跟我们这些俗气的普通人不一样…
然后优秀的人就变得非常不接地气,时间一长,优秀的人就会被孤立,就算有人喜欢跟他们做朋友打交道,大多也只是因为他们优秀而已。
可是再优秀也终归是普通人啊,他们本可能并不觉得自己那么“优秀”,可是被身边的人一夸再夸一捧再捧一孤立再孤立,就真的变成了“优秀”的人。然而就算他们平日里忙得不可开交,平日里总是独来独往,也终归是普通人。
所以为什么优秀的人怎么那么渴望人间真情。

我不知道未来会有什么景色
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改变我
一些前兆已蠢蠢欲动后列前罗
目前所能预兆的未来
是我争取得来的结果
但是它已经杀死了许许多多

我不能再去追求我内心深处
那些幼稚、愚蠢和汹涌的躁动
总以为我长大了,可它们却还能滋生
然而我没有办法再去追寻甚至摸索
我不能  不能够…
我已经失去资格

坐别昔日的晚霞,
我不再等待日出复活,
夕阳下的角落,
我顺着余光静静观看
心中一座城池被淹入地下暗河
那灯火慢慢衰弱

七月的深圳湾大桥
大风吹得天翻云涌

九月的推免测审试
我迷朦地奔走西东

桥的对面是香港
我下一站又何从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不再那么封闭,心门对外界开放。每一个人在心里都有其特殊的存在,对每一个人的情感都不尽相同。
思维奇特,性格孤僻,我好奇其内在而忍不住与其交流
嬉皮笑脸,外粗内细,我有意无意与其相互体贴
心思细腻,极度敏感,有一些情怀使我们远远地不谋而合
东张西望,难以揣测,我总是隐藏自己而对其暗中观察
坦诚正直,言着大局,我虽不屑于大话而之却时常恭听其诚词
沉稳寡言,自有娱乐,我对其尊敬景仰之至。

有这么一个人,优秀至极却沉稳寡言,既不妄自菲薄也不居功自傲四处炫耀,助人耐心之至。人做到此步,也算是心修地恰到好处。

他所在的位置是我不可企及的高度
他心里的世界也是我不想践踏的净土
他本就该飞向更高的高度
而我以他为标杆为方向,
本就是一种幸福❤

有一些情不自禁自私的事情
说给别人听像是在乞求安慰良心
不如自己慢慢消受

说到底
为什么不能活得直指本心
为什么不能表现出真性情

人呐
你潜意识中和意识的欲望
经过了多少层道德网的过滤
多少行为美的修改美化
才这么得让人赏心悦目

#华严寺后的默念#

追求安稳和宁静,本不是我的愿望。一直以来我厌恶了太过安定的生活。有什么东西一直召唤着我。我还不确定那是什么,或许是种生活方式,或许是某个男孩子,或许是某种不可告人的勾当…它在一个地方,但迟早我会知道的。
当然安定是大势所趋。所有关心我的人都希望我能顺利利得读完书,找到不错的稳定工作,结婚生子,平安度过一生——
一定有些事情比这个强,绝不是这乏味的安定生活,这无聊的老牌福利国家!确实,我认为,在一个人们可以把卫星送上天,高谈阔论探索星球的世界里,一定有一些东西能激发你,让你心潮澎湃,值得你为之走遍世界去寻觅!

拼搏了,奋斗了。或许我不是想要这样拼的生活,我开始在排斥安定的同时在某一程度上向往着它们。然而就算如此,我还是很排斥以太强的目的性去生活。把追求某种保守的目标放在第一位,轻松自在是不可否认的。可是我很厌倦这样的生活方式,偏激的时候甚至觉得它是一种软弱的舒适。
人会累会惰,有时我会尝试去享受不去折腾生活的日子。那确实恨自在,我随着大流,看看电视剧打打游戏,该努力时稍稍拼一把,放松的时候学周围的人刷微博看综艺,我甚至开始关注了一些娱乐明星。
可是这样的日子不到两个月我就会开始不自在,因为这样的日子像是没有核心没有思想,我喜欢不起来我尝试去喜欢的东西。我开始认为打游戏是持续堕落,看到综艺只觉得无趣,对于娱乐明星我比较羡慕他们如此年轻还可以活得与众不同——总之我会又踏上某种寻觅的道路了。

这或许是中莫名其妙的执念,也或许是一种正常的心理反应。毕竟我没有过过颠沛流离的生活,不懂得安宁和稳定的幸福。
一次又一次地,我想做的事情会被关心我的人否决掉,瞻前顾后的结果一般都是放弃转而保守。或许我一直追寻的就是找个人陪我对着生活大闹一场,让我经历一切我想经历的事情,最后再沉浸于平静安稳的小幸福中吧。

我不信教,也不信佛。家人带着我去寺里烧香,我捏着三柱香拜了几拜,据说心灵干净的人会被佛保佑,也据说心诚来拜佛的人才能被倾听。我未涉社会,虽然内心深处的道德观念不算高尚,但自认为心灵还是算干净的,但是心诚这一点我却没办法强迫。
事实上我在捏着三柱香或者是双手合十绕着佛塔转的时候都没有在心里正式地期许什么,一般人会许什么愿?希望家人平安健康,希望一切幸福安稳。我是希望家人一切都好,对我来说他们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我想做的一切胡闹都需要亲人作为牵挂和港湾。
但是华严寺真的很安静,我能体会到所有香客和和尚的安详,我知道这很美好,似乎我也能享受这份美好。有欲望的时候人们需要烧香拜佛,然而我不喜欢将欲望寄于佛祖的保佑,当然诸如希望家人平安健康此类的欲望另当别论。
隔壁舍友天天早起刻苦准备GRE,另一舍友准备复习保研,高中同学五人群里竟是复习考研的雄心计划和资料。每当这时候我就怅然若失。我该做些什么才对得起我自己。找不到。因为我甚至不知道我的目标是什么。我在寻找什么。我在追寻怎样的生活。我是否会害怕或者退缩。

我想,佛对我而言,是一个意境幽远宁静之处,我可以思索,可以畅想。
或许我以后应该经常来拜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