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os

滴水藏海

#时光片段剪影系列#

总有人对我的记忆力表示惊叹,确实我总能回忆起很多事情,很多当事人自己都记不清的事情。这些回忆只留在我的脑中似乎有点可怜,我想把一些回忆的轮廓稍稍印在时光流逝的画布上。

我几乎能描摹出遇到过的人的所有模样,所以我看着父母从青春逐渐衰老,我看着朋友们逐渐长大,看着一两年迅速成熟的学生,看着从五六岁到十五六岁时楼上逐渐堕落的少年,看着楼下从四五岁到十八九岁逐渐开花的姑娘,看着隔壁姐姐逐渐叛逆,看着舅舅从瘦高挺拔的清秀学生变成微胖驼背的中年男人…当然自己的变化我看得更详细更清楚,我看着自己在自家卫生间中的镜子,在公交车天花板的扶手下,在母亲的身边逐渐变高,长大,成熟。

还有很多细节,当事人已经没有一丁点儿印象了。比如小时候舅舅总是让我帮他脱袜子,比如我第一次照镜子的时候被母亲抱着的好奇与母亲的微笑,比如我幼儿园时现在的大学舍友与其他人发生的冲突,比如在我特别小爷爷还在世的时候爷爷曾经把蛋糕黑芝麻说成是虫子,比如六岁时候爷爷病的时候奶奶告诉我爷爷肚子里长了一个大疙瘩,比如后来爷爷死后我因为悄悄翻到了爷爷的其身葬证而睡不着觉,比如爷爷死后的第二年我和奶奶说起乒乓球时奶奶忽然就那样痛哭了好几个小时,比如奶奶曾经跟我讲起她年轻时候给自己起的11个名字……

童年的记忆有无数,但是当时一起经历的人好像已经全然忘记,我总觉得这些回忆很宝贵也很可怜,现在它们基本只留在了我的脑海里,这样的话如果我不在了,它们就会消失得干干净净。所以我总觉得,要时不时写点什么记录点什么,我希望那些不值一提的经历和回忆,能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点点痕迹。

不管是设计,摄影,漫画,水彩,钢琴还是别的什么,我有点受够了自己的学艺不精。
竟然没有一个一直坚持想办法学到精的爱好!
今天很想奔回家学几首曲子,卡农克罗地亚土耳其梁祝你离开的真相river flows in you!什么时候才能学会扒音!
但其实我的水彩作业和国画作业都还没画完…还有我的UI设计课…人不能太贪心,敢不敢早起一点别那么怕冷去画室赶完稿子呢。
我的持续性五分钟热情   
人懒得不行,想学得又太多,真是折磨人

小时候我被教育地很喜欢“优秀”这个词,但是这些天我发现,它好像并不是一个褒义词。
当别人夸你“优秀”的时候,有时就隐含了第二层意思:你优秀,你牛逼,那你可能就有优越感,不大好打交道,你跟我们这些俗气的普通人不一样…
然后优秀的人就变得非常不接地气,时间一长,优秀的人就会被孤立,就算有人喜欢跟他们做朋友打交道,大多也只是因为他们优秀而已。
可是再优秀也终归是普通人啊,他们本可能并不觉得自己那么“优秀”,可是被身边的人一夸再夸一捧再捧一孤立再孤立,就真的变成了“优秀”的人。然而就算他们平日里忙得不可开交,平日里总是独来独往,也终归是普通人。
所以为什么优秀的人怎么那么渴望人间真情。

我不知道未来会有什么景色
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改变我
一些前兆已蠢蠢欲动后列前罗
目前所能预兆的未来
是我争取得来的结果
但是它已经杀死了许许多多

我不能再去追求我内心深处
那些幼稚、愚蠢和汹涌的躁动
总以为我长大了,可它们却还能滋生
然而我没有办法再去追寻甚至摸索
我不能  不能够…
我已经失去资格

坐别昔日的晚霞,
我不再等待日出复活,
夕阳下的角落,
我顺着余光静静观看
心中一座城池被淹入地下暗河
那灯火慢慢衰弱

七月的深圳湾大桥
大风吹得天翻云涌

九月的推免测审试
我迷朦地奔走西东

桥的对面是香港
我下一站又何从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不再那么封闭,心门对外界开放。每一个人在心里都有其特殊的存在,对每一个人的情感都不尽相同。
思维奇特,性格孤僻,我好奇其内在而忍不住与其交流
嬉皮笑脸,外粗内细,我有意无意与其相互体贴
心思细腻,极度敏感,有一些情怀使我们远远地不谋而合
东张西望,难以揣测,我总是隐藏自己而对其暗中观察
坦诚正直,言着大局,我虽不屑于大话而之却时常恭听其诚词
沉稳寡言,自有娱乐,我对其尊敬景仰之至。

有这么一个人,优秀至极却沉稳寡言,既不妄自菲薄也不居功自傲四处炫耀,助人耐心之至。人做到此步,也算是心修地恰到好处。

他所在的位置是我不可企及的高度
他心里的世界也是我不想践踏的净土
他本就该飞向更高的高度
而我以他为标杆为方向,
本就是一种幸福❤